校長頻道 | 教師頻道 | 教育網址 | 網站導航 | 簡體中文
   中國校長網 > 新聞頻道 > 地方教育 > 正文 返回首頁
高校擴招20年⑨越擴招,越公平嗎
許多多
www.aszqs.club  2019/8/31 7:42:32  來源:澎湃新聞
分享到:

不同于初等和中等教育(primary and secondary education),在大多數國家,高等教育(tertiary/higher education)依然被視作一種“消費品”而非“必需品”。然而不可否認的是,過去的一百多年里,高等教育已經完成了從精英化到大眾化的華麗轉身。舊時王謝門前燕,也已飛入尋常百姓家。據學者的統計和推算,1900年的時候,全世界范圍內大概也只有1%的適齡人口(約五十萬人)能夠上大學;而到了2000年,這一人數已經增長了200倍,達到近一億人(Schofer & Meyer, 2005)

中國的高等教育擴招從1999年算起,至今已剛好二十個年頭。在這二十年中,由于國家政策的大力推動,高等教育的毛入學率由不足7%急速攀升至當前的50%以上 (見下圖 )。也就是說,在目前18-22歲的適齡人口中,有超過一半的人能夠進入大學(包括本、專科院校)就讀。這一數據雖然與OECD國家平均水平(約75%)相比仍有一定差距,但從2014年開始,中國就已經超越了世界平均水平。


注:數據來源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統計研究所(UNESCO Institute for Statistics, http://uis.unesco.org/)。這里的高等教育毛入學率是指,不論年齡大小,大學(ISCED 5 和 6)在校生總數,占中學畢業之后 5 年(通常為18-22歲)學齡人口總數的百分比。

大多數時候,人們傾向于給與高校擴招政策以積極正面的評價:它提高了國民的受教育水平和勞動力素質,有助于經濟的持續發展;它幫助更多的人得以享受更好的教育機會,獲得更好的職位及收入,乃至擺脫出身的束縛,實現向上的社會流動;此外,它還在客觀上延長了年輕人的在校時間,在經濟下行的時期有效緩解了勞動力市場的就業壓力。然而,對于這種通過行政手段推動的快速擴招所帶來的一些負面影響,我們關注得還不夠。

正如人均收入水平的提高并不一定意味著整體收入差距的縮小,高校擴招也并不一定使得教育機會的分配更為公平。因為所謂公平,從來都是一個相對的概念。水漲船高的同時,我們也要看到有的人獲益更多,有的人獲益更少,而這在客觀上有可能造成不平等的進一步擴大。在這篇短文中,我將簡單介紹社會學和經濟學研究中對這一問題的幾個經典論述,以期解釋為什么以公平為導向的高校擴招有可能反過來導致更大的不公平。

“香檳塔”理論:教育擴招總是最先惠及優勢階層

關于教育擴張和教育機會不平等之間的關系,美國社會學家Raftery和Hout 在1993年的一篇文章中最早提出一個經典理論假設,即最大化維持不平等假設(Maximally Maintained Inequality, MMI))(Raftery & Hout, 1993)。他們認為,社會中教育機會分配的不平等幾乎總是在最大程度上保持恒定不變的,即在各個教育階段,家庭背景好的孩子總是比家庭背景差的孩子有更高的入學率和升學率。只有當優勢階層在某一教育階段的機會達到飽和狀態時,進一步的教育擴張才有可能惠及中下階層,從而使得教育不平等水平有所下降。

吳曉剛之后進一步修正了這一假設,他認為在優勢階層的教育機會達到飽和之前,教育擴張有可能擴大不平等而不是維持其不變 (Wu, 2010)。基于1990年和2000年的兩次人口普查數據,他發現在這十年中,盡管義務教育的普及(或飽和)使得初中階段的城鄉教育機會不平等在很大程度上被削弱,但高中階段的城鄉差距實際上卻擴大了。也就是說,在高中階段新增加的教育機會,更多的被城市的孩子所獲得。

不難想象,在這種情況下推動更為稀缺的高等教育的擴張,更受益的顯然還是那些城市的、優勢階層的孩子,因為他們有更大的可能性從高中畢業,參加高考,從而升入大學。所以說,我們觀察到近些年大學里的農村學子比例變小了,并不是因為他們在高考中表現更差了,而是他們完成義務教育以后升入高中的可能性相對的變小了。事實上,這一推論也得到了經驗數據的驗證。如李春玲發現,1990年代末到2000年代初的大學擴招并沒有減少階層、民族和性別之間的教育機會差距,反而導致了城鄉之間的教育不平等上升 (李春玲, 2010)。

我跟學生解釋這一現象的時候通常戲稱其為“香檳塔(Champagne Tower)”理論。想象我們的社會就像很多玻璃杯搭構成的金字塔一樣,一層疊一層。而教育擴張就好像往這些玻璃杯中從上至下倒入香檳酒。只有當上層的玻璃杯盛滿以后,香檳才會溢出流入下一層,直至所有的玻璃杯都被盛滿。這樣就很好理解為什么旨在使更多普通人受益的教育擴張反而總是使得優勢階層更早受益。

從縱向分層到橫向分層:優質教育資源總是被優勢階層壟斷

社會分層研究中與MMI假設相對應的另一個著名的理論假設是由Lucas提出的有效維持不平等假設(Effectively Maintained Inequality, EMI)(Lucas, 2001)。不同于MMI,EMI認為即便某一教育階段的機會已經達到飽和,優勢階層依然會動用他們所有的資源去尋求同級別但更為“優質”的教育機會,從而得到具有更高“含金量”的文憑以有效地將他們與其他階層區隔開來。

換句話說,隨著上大學機會的增加,大學生人數的增多,最終的結果將是,上不上大學不再是個問題,而機會的不平等將更多地體現在上什么樣的大學。不平等并不會消失,而是換一種方式繼續存在。實際上,在中國高等教育擴招的過程中,我們也能觀察到這一由縱向分層向橫向分層的過渡。比如說,學生和家長變得越來越關注大學的類型(本科或專科)和排名(985,211或雙一流),以及專業的熱門程度(理工科或文科)和更高層次的學歷(研究生或博士)。

已有的大量研究結果顯示,不論教育機會以何種形式擴張,最優質的教育資源始終被來自優勢社會經濟地位家庭的子女所壟斷。因為對于他們來說,一個名牌大學的文憑不僅僅是維系他們家族地位、實現社會階層再生產的必要投資,也是一種根植于文化偏好(culturally desirable)的自然選擇(Bourdieu, 1973)。

在崇尚精英教育的英國,伊頓公學、圣保羅等9所克拉倫登學校(注:Clarendon Schools,通常用來指代英國九所頂尖的著名私校,被稱作英國精英的搖籃)的畢業生中有近40%的人會升入牛津或劍橋大學,且他們入選《英國名人錄》的可能性是其他學校畢業生的94倍(Reeves, Friedman, Rahal, & Flemmen, 2017)。

即使在崇尚“人人生而平等”的美國,有70%的哈佛學生來自美國收入前20%的家庭,其中15.4%來自前1%,而家庭收入處于后20%的學生僅占3%,家庭收入前1%的子女就讀常青藤院校的幾率遠高于后20%,前者是后者的77倍(Chetty, Friedman, Saez, Turner, & Yagan, 2017)。

同樣的故事也發生在中國。“首都大學生成長追蹤調查”的數據顯示,在清華、北大和人大三所精英學校中,有30%的學生來自于中上等及上等經濟地位的家庭,而在其它“211大學”和非“211大學”相應比例則分別為18.6%和14.6%。此外,三所精英大學的學生上大學前為農業戶籍的,只有16.9%,而其他兩類高校相應的比例則分別為31.8%和31.4%(吳曉剛, 2016)。

供需關系和教育質量

社會學家通常關注不同社會階層在教育機會獲得上的不平等,而經濟學家們則往往更為關注教育對于人們收入差異的影響。他們通常將大學畢業生的平均收入與高中畢業生的平均收入作比較,以測量大學工資溢價(college wage premium)。

毫不意外的是,這一數值幾乎總是正的,因為大學畢業生的平均收入肯定要超過高中畢業生的平均收入,無非是超過多少的問題。那么這是否意味著,如果擴大招生規模,使得更多的人獲得大學文憑,就能提高人們的收入水平呢?答案并沒有我們想象中那么簡單明了。

首先,如果我們將大學文憑看作是勞動者技能的象征且由市場定價,那么其作為一種商品,就肯定會受到市場中供需關系的影響。當大學擴招的速度超過了勞動力市場中相應新崗位產生的速度,大學生就會變得供過于求,他們整體的議價能力就會變弱,雇主就更有可能壓低他們的平均薪資以節省成本。這也就是我們常說的文憑貶值(credential inflation),即對同一水平教育文憑的收入回報降低了(Freeman, 1976)。所以從這一角度來說,短時間內過度的擴招有可能導致大學生平均收入的下降,拉低大學工資溢價。

然而有意思的是,經濟學家李宏斌等人研究發現,盡管中國高等教育在1999年之后高速擴張,但大學工資溢價卻反而稍有上升(Li, Ma, Meng, Qiao, & Shi, 2017)。這其中當然有可能歸功于中國持續的經濟增長創造了大量能夠吸納這些大學生的新崗位,但他們進一步的探索證明這其實是由于那些較早世代的大學生的收入回報大幅增長拉高了平均水平,對于更年輕大學生們而言,收入回報的確是下降了。

相似的研究結論也被Knight等學者證實。他們發現只有那些在擴招后進入勞動力市場的大學畢業生才面臨相對工資降低,失業率上升,以及獲得“好工作”難度加大等困境,而在擴招前就進入勞動力市場的大學畢業生則并不受影響(Knight, Deng, & Li, 2017)。

除了畢業生人數的增加帶來供需關系的變化(quantity),大學擴招還可能通過改變教育的質量(quality)來影響其收入回報。這一方面有可能是由于“開閘放水”導致生源平均質量的大幅下降,另一方面也有可能是由于招生規模在短時間內的急劇增加使得高校師資力量缺乏、基礎設施不足,從而造成教學質量的下滑。這些問題也是公眾和學者們在探討大學擴招的負面影響時經常提及的現象。然而,由于“質量”本身是一個很難精確測量的概念,這一方面的定量研究尚有待學者們進一步挖掘探索。

總而言之,雖然高等教育的普及本身常常被看做社會進步的象征,但不尊重社會經濟規律的盲目的擴招卻有可能適得其反,進一步擴大社會不平等。特別是自1990年代末開始實施“并軌招生”以來,高校收費迅速上漲,甚至超過了同期農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增長速度(許多多, 2017)。這無疑給寒門學子的家庭增加了巨大的經濟負擔,也帶來了一系列教育公平的問題。誠然,擴招使得很多原本沒有機會讀大學的人有機會能夠進入大學的校園,但魚躍龍門之后,中國的高等教育是否依然能夠兌現“高考改變命運”的承諾呢? 

(作者系香港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

 
分享到:
 

                                                               【打印】【關閉

*本網站所有內容均轉載自合法網站,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您來信([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聲明,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24小時內刪除相關內容。

 
 深度報道
·全國青少年校園足球發展報告
·一棟沉睡校舍的“爭奪戰”
·“十二五”教育政策回顧與“十三五”教育政策展望
·學生導演電影作品 公映前被母校外傳
·全國高等教育滿意度調查報告
·陪讀高考
·全國中等職業教育滿意度調查報告
·“我就是想要一份盲文試卷”
·高校科研輔助人員生存隱憂
·留學生找槍手考托福面臨重刑 替考者多為在校生
·一長江學者被50萬元“絆倒”
·今天的教育亂象,何嘗不是90年代忽視教育的報應
·別了,數學界的“老頑童”
 教育時評
·貧困生補助金睡大覺 良心和責任也在酣睡
·優化大學教師薪酬結構很有必要
·校慶回歸本分,大學精神才能行穩致遠
·“優質高中全省招生”如何做到多方多贏?
·豐裕社會下,別讓童年變成名利場
·讓傳銷式“感恩教育”遠離校園
·“教師工資不低于公務員”,何時無需一再重申
·大學教授的工資多高算合適
·延攬大學者 更應扶植小人物
·高考填志愿,莫越俎代庖
·孩子作文套路深 解套還須下套人
·“不愿作弊”和“不敢作弊”不是一回事
·約束“高薪挖人”能否終結高校教師孔雀東南飛
 
 頻道合作  歡迎同類網站交換鏈接
 歡迎同類網站與本站交換連接! 
 

版權所有:校長  校長網   E-mail:[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QQ: 865774072   新浪UC:[email protected]
網站簡介  -  網站導航  -  廣告服務  -  學校加盟  -  免責聲明  -  網站建設  -  友情鏈接  -  教育網址
國家信息產業部ICP備案: 晉ICP證05002688   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

CopyRight © www.aszqs.club China Schoolmaster 2017

 
守财奴游戏
闲来麻将广东 十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大众麻将怎么打 九游怎么开挂 日海通讯有限公司 2019网上赚钱软件排行榜 新快3直播开奖结果 福彩七乐彩开奖结果 福彩开奖结结果查询 宁夏11选5跨度走势图带连线 看懂股票k线图 辽宁11选5中奖规则 广东36选7玩法详细介绍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 股票配资推荐丶卓信宝配资 贵州麻将